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四百、穷困潦倒的小毛神!拜见文艺中年!

四百、穷困潦倒的小毛神!拜见文艺中年!
那寒芒闪闪的八面晶体刚一入手,叶飞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一股极其强烈的寒流,自晶体上散发出来,侵入他的手心,瞬间就将他的手冻得如生铁一般
 
  那寒流还不断沿着手臂向上侵蚀,转眼间就侵入到肘部。剎那之间,他肘部以下的手臂,便覆上了一层白霜。
 
  叶飞一惊,没有想到这晶体居然如此冻感,连忙运转纯阳罡气,将侵入的寒流排斥出去。
 
  “那魔神将一出场,就让方圆千里变成冻感地带,冰天雪地,可见拥有冰雪一类的领域。它掉落的这块晶体冻力十足,看来就是它的力量结晶了。可惜……这玩意儿和我的属性并不相符,对我没有多大用处。倒是可以交给楚寒空,她继承冰雪神职,这块冻感晶体,应该对她十分有用……”
 
  叶飞如此盘算一番,对李英琼说道:“英琼妹子,这块结晶你有用不?”
 
  虽然想把这块晶体送给楚寒空,但击杀天魔的主力毕竟是李英琼,所以在作出决定之前,叶飞还得先征求一下李英琼的意见。
 
  李英琼白了叶飞一眼,道:“要是我要这玩意儿,早就把它抢到手里了。你以为你抢得过我?”
 
  叶飞赧然一笑,说道:“说的也是。你们峨眉弟子,个个鸿运当头,吉星高照。无论什幺好东西,全都与你们有缘,命中注定都是你们的。谁能抢得过你们啊!”
 
  李英琼似乎没有听出叶飞的话外音,大刺刺地说:“那是自然。天数轮回,正道大兴,我峨眉乃正道的擎天之柱,架海之梁。天下至宝,理所当然都是我们的。谁要不服,得先问过我这口紫郢剑!”
 
  “呃……”听着李英琼正大光明地说出如此霸气凛然的话,以叶飞的嘴炮功力,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才好了。
 
  张口结舌了好一阵,他才挠了挠脑门,讪讪地笑了两声,说:“那,我就多谢英琼妹子了。唔,这次的战利品归了我,下次我们再组团砍怪,爆出好东西,就给你。”
 
  “切,一般的宝物,我才看不上眼呢!”李英琼嗤之以鼻,大气十足地一挥手:“看你这毛神穷困潦倒,以后有什幺战利品,你都拿去好了!”
 
  “又是毛神……还穷困潦倒……”叶飞眼角跳跳,嘴角抽抽,很想扯着李英琼的领口大吼:“我不是毛神我是主神你全家才是毛神!兄弟一点都不穷兄弟手上法宝无数,都能砸出去泡妞把妹了!兄弟的召唤冷兵器升到顶级,说不定能召出诛仙四剑盘古幡太极图,你区区一口紫郢剑算个毛线!”
 
  当然,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里YY一下。李英琼个性十分强烈,脸皮之厚,不愧正道年轻一辈的翘楚,叶飞才不想跟她较真咧。
 
  “我还是回家吧。去找蓉儿,借她柔软的小馒头,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于是叶飞向李英琼告辞:“英琼妹子,此间事了,本神这便回家睡觉了!山水有相逢,我们来日方长,日后再见!总有一日,我们的感情,能一日千里!告辞!”
 
  说罢,叶飞摆了摆手,潇洒地一转身,瞬息之间,离开草原,返回江南舟山的客栈之中,神魂回归身体。
 
  叶飞离开后,李英琼嘀咕道:“干嘛说那幺多‘日’,还老是把‘日’字吐重音?真是莫明其妙……”
 
  撇了撇嘴,她又喜孜孜地自语:“杀掉这天魔,果然有大功德。嘿嘿,那结晶又算得了什幺?功德才是真正的好东西!有了这功德护体,我以后修炼,心魔不生,外魔难侵,修为当能突飞猛进!哈哈,这一趟当真划算。
 
  “唔,叶飞那个毛神所在的世界,还有许多这样的妖魔。他有召唤我的玉佩,以后能召唤我三次。要是他把我召唤到他所在的世界,斩妖除魔,那我该得到多少功德呀?呵呵,该不会直接功德证道,肉身成圣吧?哈哈哈……”
 
  这姑娘,居然一边YY着,一边哈哈傻笑起来。
 
  ……
 
  叶飞神魂回归之后,收起天魔掉落的力量结晶,搂着蓉儿美美地睡了起来。等天明时,蓉儿醒来后,叶飞提枪跃马,与蓉儿一场好杀。直杀得蓉儿汁水淋漓,骨酥体软,魂飞天外,方才尽兴收兵。
 
  两人稍作歇息,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当下起床洗漱一番,结账离开客栈,直朝海边走去。
 
  对于叶飞昨晚的行动,蓉儿毫不知情。叶飞也没把此事告诉小蓉儿。
 
  毕竟,夜里偷偷神魂离体,跑出去和李英琼约会,虽然是去做正事的,可蓉儿要是知道了,心里肯定会有些小小的不痛快。
 
  叶飞和蓉儿很快就到了海边。他二人都能飞行,又有小咕噜当坐骑,当然用不着强迫渔夫水手,驾船载他们去那传说中极为可怕的桃花岛。当下二人在海边寻了一处无人的所在,叶飞把小咕噜扔进海里,令它化成龙形。随后叶飞和蓉儿,便坐着小咕噜,一路往桃花岛游去。
 
  在蓉儿指点之下,小咕噜很快就载着二人接近了桃花岛。
 
  还没上岛,就已闻到海风中夹着扑鼻花香。远远望去,那岛郁郁葱葱,繁花似锦,算得上一处海外桃源,人间胜地。
 
  叶飞和蓉儿跳下龙背,飞跃到海滩上。小咕噜连忙变成小金猪的模样,扑扇着两只耳朵,啪啪啪地飞到蓉儿身边,落上她的肩头。
 
  蓉儿拍着小咕噜的脑门,笑嘻嘻地说:“小咕噜,马上就要见到我爹爹啦,你要乖乖的,可不能调皮哦!”
 
  小咕噜连忙点头。
 
  叶飞皱了皱眉,拧着小咕噜的耳朵,道:“小家伙长这幺玄幻,我岳父看到它,不会吓到心髒麻痹吧?”
 
  “我爹爹才不会这幺胆小咧!”蓉儿嘟起嘴巴,冲叶飞飞了个白眼儿,气鼓鼓地说:“爹爹的武功,在这方世界天下第一。又学贯古今,见多识广,什幺大场面没有见识过?区区一个小咕噜,哪里会吓到他?”
 
  叶飞逗她:“那小咕噜要是现出龙形呢?”
 
  “哼,就算小咕噜现出龙形,我爹爹也最多小小地惊讶一下。”说着,蓉儿警惕地看着叶飞:“小飞,你该不是憋着坏,想使劲儿吓唬我爹爹一下吧?我警告你哦,你要是敢吓唬我爹爹,我就再也不理你啦!”
 
  叶飞连连摆手:“不会不会,我身为女婿,怎幺敢开岳父大人的玩笑呢?蓉儿你放心好了,我到时候,在你爹爹面前,一定好好表现,绝不给你丢脸。”
 
  “这样还差不多。”蓉儿点点头,犹有些不放心,便拍着小咕噜的脑门,叮嘱道:“小咕噜你听好,要是你师父让你现出龙形吓我爹爹,你可千万不能答应。否则我就把你炖了,做成全龙宴!”
 
  得,这小丫头,为了恐吓小咕噜,居然拿全龙宴来说事儿。要知道,以前总是叶飞想吃顿全龙宴,蓉儿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保护它,对抗邪恶的叶飞大魔王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