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眼泪才痛快的流了下来

眼泪才痛快的流了下来
世界上最远的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癡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彙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彙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紫烟手捧着本子,流着眼泪读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扔掉本子,扑到我的怀裏
       放声大哭,而此时,我的心裏也疼痛的几乎抽搐。

        夏季的夜晚清爽而怡人,我却感觉到刺骨的寒冷。紫烟陪着我一直走到小区
       的大门口,爲了不让保安看到,她停住了脚步。我转身看着她,轻声问道:“紫
       烟,我们还能再见面吗?”紫烟双手捂着脸庞,悲痛却又坚决的摇了摇头。

        我长歎一声,道:“回去吧!”紫烟点点头,慢慢的转过身子,向自己的住
       处走去。在淡淡的月色中,紫烟身袭一件蓝色的长裙,走在幽幽的小径上面,瘦
       小的身影在月色下显得落漠而孤单,那似烟雾笼罩的树木在月夜裏树影婆娑枝叶
       摆动,风儿迎面吹来,如丝如缕的心事也随着风儿飘到远方。我的脑海中仿佛又
       浮现出那个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女孩,一颤一颤的在我的身后拼命追赶:钢子等等
       我!钢子等等我!

        昨夜的情景对我来说简直如梦境般虚幻而飘渺。或许,这真的是一场梦,我
       还没有找到心中那个女孩,她还在远方的某个地方等着我,一直在等,直到我找
       到她的那一天——紫烟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夜色之中。我慢慢的转过身子,前方的
       道路依然黑暗,我该往哪个方向走?

        这时,我的眼泪才痛快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