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非原创) 天武记

(非原创) 天武记

作者:紫屋魔

第一章

 吓得双腿发软,跌坐在地上,一身青衣的小书僮牙齿打着颤,连逃开的力气也没有了。

 眼看着一直以来尽力服待着的公子爷,竟被一刀横劈成了两段,血泊之中的下半身僵死

在那儿,只剩下伏地的上半身以双臂努力地爬着,拼命地想要爬出山贼的眼。可是已经来

不及了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所做过最累的事就是在护院的陪衬下练武,打着好玩而已,

连汗也没曾流过,在这血腥的情况下,怎幺跑得远呢?很快的他就动也不动了,只留下那

看来还颇顺眼的书僮软瘫着。


  「不坏嘛!」手中的大刀插在地上,那看来为首的山贼嘻笑着,身材高壮的他连手也比

常人大得多,大手轻轻一扯,包袱就给扯破成了两半,掉出了金光耀眼的珠宝,在日光照耀

下光亮环生,格外诱人心魄。


  「这一票可赚了真不少。喂!大家都来看看,光这串珠子...嗯,难得难得,都一样大小

,只怕光这个就可卖个三五百两银子喔!好肥的家伙,喂,小子,乖乖得在那儿不要跑,很

快妳就可以去陪你家公子了。」


  「不..不要..」吓困了的小书僮连站也站不地来,光只是山贼的眼神彷佛就可以将

他钉死在地上,那些护院们闲着无聊时也教过他几手,但看着这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算

有几分武功也早吓飞了。


  「别玩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那身材高壮的山贼好像听到了雷鸣似的,整个

人登时直挺挺的站稳,其他人也像是回过了神来,连手上的珠宝落到地上也不管。另一边的

山道上,一个山羊鬍的老人慢慢走近,那书僮原想告诉他这儿有山贼,叫他走远些,奈何声

音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可别留下活,走上了这路子,可是随时有性命之忧的,像你们这样不当回事,怎幺可

能活得久?」


  连句是都不说,那高娙的山贼举高了大刀,逼向小书僮,刀上的血不断地滴下来,小书

僮吓得两眼发直,连动也不敢动一下,眼看着就要被一刀两段了。


  看那小书僮吓得瘫在那儿,完全没有挣扎或者逃走的动作,那山羊鬍老头向着他,眼神

微微一瞥,只当这小子已经吓破胆子,死了七八成了,别过脸去检视着战利品,似乎对他已

经完全没有了兴趣。


  突然间,那山贼手上的刀落了下来,砸在石上横跌开去,迸起的金星之中,小书僮只觉

眼前突地一阵腥风血雨,山贼们好像被雷劈过一般,在一阵剑风飘飞过后都倒了下去,只剩

下那山羊鬍的老头子恶狠狠的看着来人,按着左手上臂的右手指间,汩汩的鲜鲜正向外流着

,也不知是什幺时候挨的剑。


  「姑娘是华山门下的孙香吟。」手中沾血的长剑映日生光,闪得那女子的脸上一片亮,

英气逼人而威风凛凛,若她方才不是一声不吭,突然出手,而是逐一对战那批山贼,大概

也不可能会输吧!


  拣回一命的小书僮摒住呼吸,一口气也不敢出,倒在地上,脸都半埋在沙土之中,装

成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带着剑的好子,但他可不敢好奇,只想等着两

人打完,离开现场之后,再趁夜偷偷的爬出去。


  「算你们运气不好,小小的一批山贼,原也不配由本姑娘手动,只是可惜..姑娘我

已经碰上了。」


  那山羊鬍老头听到孙香吟之名,自知已无幸理。她是华山门下的高手,威名只在华山

掌门傅敏华之下,不只人美,剑法更是出神入化,武功之高、出手之狠早已扬名武林,黑

道份子闻之色变,他虽然武功也是不弱,却绝不是她的对手,偏偏在干事时遇上了她,真

是只能怨老天爷不保佑了。


  陡地,那老人脚一踢,一股尘土飞向了孙香吟眼前。其实,那老人也知道,这招绝不

可能伤得到她,只是想趁她分心之际,抓了那个软缩地上,已经吓破胆子,离死不远的小

鬼做人质,先逃得一命再说吧!


  没想到孙香吟虽是年轻,武林经验的确不足,却也不是这种小手段可已撂倒的,她身

形微动,当那老头发现时,孙香吟已闪在那小书僮身后,只待俯身冲来的老头子一到,一

剑就向着他胸口刺下去。


  那老头子这可是奋力一搏之下的全力施为,加上孙香吟的行动又快,待得他看到时,

剑尖距他胸口已不过三尺之遥,剑失虽还未至,但剑风所及,胸前已痛得像是被刺穿了,

要逃开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已经无幸,那老头恶向胆边生,对飞来的长剑竟连避也不避了,手挥处漫天红雾

飞出,瞬时就将孙香吟给罩在其中。



  说时迟,那时快,孙香吟眼看已来不及闪开了,她情急生知,脚下一挑,已将那小书

僮挑了起来,让那红雾整个打在他身上,同时皓腕一振,长剑化做一条长虹疾飞而出,将

那老头穿喉而过,钉到了远远的树干上。


  「你..你杀了我又有什幺用..」喉中鲜血喷出,声音急速嘶哑,那老头的眼睛却

发着亮,孙香吟这才发觉,方才出手太疾,两相距又太近,虽说她反应极快,但右腕上已

沾上了些许红雾,而且那红雾不知是什幺药物,一沾上手竟是立刻就消失了,一股热燥登

时从皙白如玉的皓腕传了上来。


  「那【梦仙散】可是老夫穷尽一生心血所研製出来的,一旦沾上,不管你是三贞九烈

的烈女也好,甚至是小孩子也罢,立刻都会慾火焚身,缠绵情慾至死方休。这里全都是死

人,连我也要死了,哈..哈哈!」


  「看你..看你要找谁来解毒?老夫倒要在鬼门关前等着,看武林出名的冷艳魔女,

给慾火煎熬到脱阴而亡到底是什幺模样?」咳声之中,最后的几个字已经是声若游丝,还

没说清楚,那老头便已断气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孙香吟点了手上的几个穴道,将那燥热之气止于小臂,从那炽热之

气看来,药力绝对不弱,但以她孙香吟的功力,无论什幺绝顶仙药,要压抑个一时三刻甚

或硬是逼出,绝非难事。


  「姑..姑娘..仙姑..救我..」小书僮似是呆傻了,直到这时才敢说出声来,

他看到那女子一身白衫,皎洁白净清冷高雅,竟当成了下凡仙女,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

他抱住了孙香吟的脚,拼命的恳求着,「我好..好热..那坏老头..的毒药..弄得

我..好热...」


  看着他乞怜的模样,孙香吟心中一软,没有一脚踢开他。


  「你几岁了?叫什幺名字?」孙香吟蹲下了身子,轻轻扶起了那瘫软的小书僮,如果

不是他挡住了大半的药雾,只怕孙香吟也要遭殃,因此孙香吟的声音极其温暖柔和,完全

不像她以往的样子。


  只是孙香吟的冷艳魔女之名绝非幸致,她一向冷面冷颜惯了,要摆出温和神色真是困

难,那种僵硬模样使得小书僮退了几步,怯生生的是动弹不得。


  「我..我十六了..还没有名字..公子都叫我小子..」


  心中苦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幺了,难不成练武久矣,她真变成了夜叉样儿,怎

幺连这幺一个小孩子都会怕成这样?


  孙香吟慢慢步向那老头子,拔回了长剑,拭了拭剑上血迹,转身慢慢走向那小书僮时

,突然身上一热,浑身一阵虚软,差点站身不住,靠着长剑拄地才不至于倒下,一股强烈

无比的热流,奇快无比地在身上盘旋着,本来被孙香吟以高绝功力压制住的药力,没想到

竟会这幺快就爆发开来,而且来势是这幺火烈,竟是完全抗御不住。


  「仙..仙姑..神仙姐姐..」看着孙香吟拄着剑,额上汗珠一颗一颗地落下地来

,那小书僮鼓地了勇气,爬了起来,走到孙香吟身前三尺才停住,发颤的手想伸出去,想

要扶住摇摇欲坠的她,却又不敢。


  「你怎幺了?有没有..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扶..扶我一把..这些..这些山贼的贼窝子应该..就在那儿..麻烦你..

先扶我过去暂休一下...」


  将纤纤素手伸给了小书僮,脱离了长剑的孙香吟整个人几乎是登时软瘫,靠着那小书

僮搀扶着才不至于倒下。


  「我..我中了毒..不能走路麻烦你..能..能不能背我一下..对了,你中的

毒怎幺样?」


  「还是..还是很热..不过还好..」摸到孙香吟皙白如玉琢的素手,小书僮吃了

一惊,畏怕的神色减了几分,担心的表情倒佔了大半,「怎幺..怎幺这幺烫?我都没什

幺感觉呀..神仙姐姐你别用力..我背着就好..」


  他看似小孩,背起人来倒还有几分力气,孙香吟只觉他的背上舒服之极,体内如同火

燎般的她被灼得娇慵无力,真想就这样软瘫着算了。


  一边运功压药力,孙香吟一边寻思,这才想到了其中关节:这毒药想必是那老头子炼

来专门对付武功高手用的,中毒的人不运功压抑则已,一旦运功,虽然可以暂时压制住,

但随着药力逆功而入一旦爆发时便更为难抑,孙香吟也不是不曾遇上此道高手,只是没想

到山贼群中竟有如此人物。


  睁开了眼睛,看着背着她的那小书僮小小心心的走着,生怕震到了她,孙香吟心中一

阵歎息,没想到一时大意,竟造成如此结果,那药力爆发的力道之强,显然不是孙香吟的

功力可以压得住的,看来自己的贞泺之躯,是注定要给这小书僮佔上大便宜了。


  孙香吟成本是想强压着药力,赶快回华山去,将自已的身体献给一直和她相恋着的大

师兄博敏华,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一思及此,孙香吟不禁一阵娇羞,若不是那药

力的影响,大概自已还不会这幺快就投降,只希望这小书僮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就好了。


  短短的路似是走上了好久,当走入山贼那小小的山村时,孙香吟已被体内药力煎熬得

玉体酥软,若不是那小书僮紧紧抱着她的腿,而她又抱得他那幺紧,怕才在半路上,孙香

吟就要滑下来了。


  「再..再扶我一把吧..走到那间..那间屋里去..」


  孙香吟喘息得很辛苦,这药力实在太强烈了,加上从未和男子触碰过的胴体被这小书

僮紧紧地背着,初次接触的男性体味也强烈得教孙香吟心生蕩漾。


  幸好孙香吟中毒不算太深,这小书僮又是老老实实的,对她又敬又怕,一路上连话也

不敢多问一句。



  已耐不住娇喘嘘嘘的孙香吟很清楚,只要这小书僮有那幺一点儿想头、那幺一点儿胆

量,在半路上就对她上下其手地挑逗的话,孙香吟一定会在路上就恳求着他的侵犯,一定

会的,即使到现在,孙香吟也不曾丢下想被他强姦的心情,只希望自已不要成为光天化日

下需求男人的淫妇就好了。


  「神仙姐姐..他们的屋里有解药吗?」怯生生地问着,小书僮的言语之中担忧的神

色是那幺明显,孙香吟一路上喘息嘘嘘,连话都说不出口来。


  不知怎幺的小书僮就是知道,这下凡的神仙姑娘,现在可是在辛苦地忍耐着毒药的煎

熬,她那火热的呼吸、灼烫的肌肤,使得一路背着她的小书僮也是心痒痒的,却没想到自

己怎幺会这样没什幺事情。


  「不..不会有的..」心慌意乱的孙香吟娇滴滴地呻吟着,她已经热得受不了了,

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作崇,她真的好想他把自已剥得光光的,至少也凉快一点。「这种

毒..非常害人..绝对不会有解药..」


  「那..那怎幺办?我现在还没什幺事,可是神仙姐姐你..你烧得好厉害..而且

还好难过的样子..要不要到山下去看医生?」


  「医生没有用的..」看那小书僮转回头来,担心地看顾着她,孙香吟只觉得羞赧,

整个脸儿都埋在他背上,温温凉凉的,好舒服好舒服。


  虽然孙香吟实际上极为不舒服,难过得真想好好发洩一下,不过不知道为什幺,孙香

吟现在只想安慰这善良的孩子。


  「你..嗯..放..放心好了..你不会有什幺事的..这种毒药只..唔..只

是用来..用来害女人而已..」


  「那你怎幺办?」小书僮急得快哭了,若不是还背着她,不敢乱转,只怕他已经慌得

到处乱跑了,「神仙姐姐...」


  「放心..呃..我..我知道该怎幺解毒的..所以要你抱..抱我进去..放我

下来吧..慢慢扶我进去...」


  孙香吟颊上一阵甜美的晕红,美得让小书僮差点止住了呼吸,从来濡看过这幺漂亮的

女孩子,尤其是她方才圣洁得像仙子一般,手握长剑、睥睨四方,感风凛凛的像神仙一般

,现在却又是这幺虚弱。


  「那幺..我能不能帮上忙,神仙姐姐?只要可以..我一定帮忙的..」


  「你..你当然帮得上忙..」孙香吟软在他肩上,住他半扶半抱的走进了房间里去

,看来这孩子还年幻,全然不解人事,恐怕..恐怕还得要自已来指导他呢!「唯一的解

方...就是你这个人而已...」


  「嗯..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会帮上你的,神仙姐姐..可是我不知道怎幺办..

你一定要教我才行...」


  走进了还算可以的房间,孙香吟转过身去,慢慢地褪去了衣物,将白净的衣裳铺到床

上去,再转回头来的她不禁退了几步。


  「神仙姐姐...你怎幺了...唔...我又...好热喔...」


  不知就里的小书僮拭着满头满脸的汗,但不知道为什幺,汗水仍一直冒出来怎幺都擦

不乾净。


  不过,小书僮仍然没有移开目光,和他裸程相见的孙香吟真的好美好美,她白嫩的脸

蛋儿一片晕,红娇美无比,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阖,又好像想说话又好像在要求着什幺,

胸前那双白玉球儿又高又挺,上面两点樱桃色的红点,胀得好艳,随着她的呼吸轻微地抖

动着,雪白的玉腿轻轻地夹着,股间那柔润的乌黑,像是有点湿气在上头似的。


  也不知是为什幺,一看到眼前仙女这幺美艳的模样,小书僮就感觉到有一股冲动,好

想要做些什幺,自已的阳具已经高高地挺了起来。


  天哪!怎幺会那幺大?孙香吟真的吃了好大一惊,她虽不曾真的见识过,不过那幺大

应该算是异常的吧?看起来又硬又挺,前头还抽丝般地吊着一丝液体,至少大概有个十来

寸长,难不成为了解毒,自已要承受这种凶器插进来吗?


  「嗯..这个..」看着孙香吟似燃着火的眼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腿间,小书

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师父在教公子爷武功的时候顺道也教了我几招,像什幺呼吸吐纳的方法,还说..

还说什幺天赋异稟,不可以荒废的话...」


  看来自已真的是在劫难逃,躲不过被这般异物佔有的命运了,深知自己身上的淫毒已

经慢慢开始发作,孙香吟紧咬着牙,忍耐着火热的慾望爆发前的难受,她非常渴望被这男

人给佔有,却又害怕那般异约会把含苞初放的自已给弄坏了。


  「你..」口乾舌燥的孙香吟感到自己体内愈来愈热了,就好像有一把火正灼烧着自

己週身一般,尤其是练武者要害的丹田处,彷佛已被火焰给融化了,连想以深厚功力强加

压抑都没有办法。


  运功本就是心中存想,将内息慢慢导引,偏偏孙香吟只要一想到丹田,那灼热便似火

上加油似的更形强旺,孙香吟才试了一次,就已经慾火如焚,再也不敢试了。


  娇羞地走到他的身边,孙香吟双手搂上了他的背,将自已整个火烫的身子贴了上去,

边在他耳边说着,要他该怎幺样为自己解去淫毒的肆虐。


  天啊!怎幺会这样的?一夜的疯狂欢爱后,被暖暖的日光映上身来,赤祼着的孙香吟

好不容易才张开了眼睛,往旁一瞧,身边的小书僮已不知到哪儿去了,只留得枕畔的体温

还暖洋洋地熨着她。


  一边想着昨夜的种种,孙香吟嘴边涌起了娇媚的笑意,昨夜的他是那幺温柔听话又不

知要领,逼得孙香吟强抑羞意,以纤纤玉手将他那火热的阳具引领着,慢慢地带入了自己

已是水滑潺潺的穴中。


  那灼烫的异物一开始便灼疼了她,要不是之前在孙香吟的引导之下,他的手已不知在

孙香吟乳上巡游了多少次,遏得强抑慾火的孙香吟春心蕩漾不已,直到快要承受不住的时

候,孙香吟才一面将他炎入自已胴体和自已做最亲密的结合,一面运功到丹田处,让那慾

火在体内体烈无比的爆发,弄得孙香吟穴口处湿泞无比,使他轻易深入,否则孙香吟武功

虽高明,但以娇嫩柔弱的处子之躯,怎幺承受得起那超乎想像的弱物的进入呢?


  才一突入,那被撑裂的疼便让孙香吟枊眉紧皱,还疼的连眼浪都流出来了,幸好体贴

她的小书僮悬崖勒马,否则,破瓜之痛该更是难受。


  想到他那幺的温柔,一旦孙香吟稍露痛楚,立刻就悬崖勒马,直到得到了孙香吟的首

肯才肯再动作,孙香就忍不住甜笑。到后来她实在受不住那药力的煎熬,终于将他完全纳

入体内时,痛楚和胀满的饱实感也达到了最高峰,超过她所能承受的感官冲击,让孙香吟

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结果小书僮竟也一直忍着本能的鼓动,就那样插着不动,只是温柔地搓抚着孙香吟已

被慾火烘得高挺的双乳,直到孙香吟酥得受不了,才开始轻缓的抽送。偏偏这种温柔顶挺

,正适合为娇弱的处女开苞,加上强忍之后,爆发的药力又弄的孙香吟情难自禁,虽然是

他的巨伟异物,也能承受,很快孙香吟就稚拙地动作起来了。


  偏偏在春心方动、热情难抑的情况下,孙香吟完全不能控制自已的感官,连说的话也

是乱七八糟,小书僮原本还听着她的话慢慢抽送着,到后来实在受不了她的捐说八道,加

上那药力也逐渐起了作用,小书僮慢慢顺着本能动作起来,双手扣着孙香吟的纤腰,让她

再也离不开自己,阳具在孙香吟穴内干得愈来愈狂猛,愈来愈大力了。


  那样强烈的冲击,穴里头虽然疼得孙香吟实在难过,但那本能的愉税,使得孙香吟也

忘了形,顺着蕩漾的春心、骚治的本能,媚态百出的顶挺迎送,享受着被他姦淫抽插的过

程,直到在那美妙无比的快感之中崩溃洩阴,承受着男人那烈火般滚烫精液的冲击。


  偏偏那小书僮年轻,虽然已经在她体内一洩如注,转瞬之间却又复刚硬,竟能鼓起力

气再战,将淫毒未尽的孙香吟再次摆平。


  大难刚过的孙香吟虽然难忍羞意,勉强想要抗拒,但那快感仍盘踞未退,本能的渴求

仍强烈无比,再加上又不忍拂他的意,只得搂抱着他,任他尽情拖为,再次勇猛抽送,将

她再度奸得舒爽已极。


  才微微一动就疼得难以忍耐,身子好像快要裂开一样,一想到这是自已昨夜疯狂淫蕩

所致的后果孙香吟忍不住不羞红了宜嗔宜喜的俏脸。


  微微环视了四週,自己身上的薄被虽然轻暖,薄得像是不存在那样,孙香吟却是一点

儿揭开的勇气也没有。


  原本床上并没有被子,看来是那小书僮事后找来,为自已盖上的,他真的好善良体贴

偏偏阳具又那幺大,那幺能征服女性的身心,一想到日后的夜里,每次都要承受那快乐,

孙香吟想得心里又甜滋滋起来。


  娇媚地歎了口气,孙香吟真没想到,自己竟发出这幺娇甜的声音出来,只是比起昨夜

初尝的,身为女人的感觉,这种初次体验又算得什幺呢?


  鼓起勇气,揭开了被子,晕红登时烧得孙香吟整张仙般的脸蛋儿全烫了,雪白的云臂

玉股间儘是落红和淫液不用说了,垫在身下的洁净衣裳竟也沾满了昨夜的战绩,那面积之

广、沾染之深,几乎整件衣裳都沾遍了,她昨夜到底浪成什幺样子啊?


  听到启门的声音,孙香反射地将被子 上,只露出雪凝般的细白香肩,小书僮抱着个

大桶子,桶中热气蒸腾,看来颇吃力的样子。


  备对..对不起,神仙姐姐..我好不容易找到柴火,烧了一桶热水,你昨天流了那

幺多汗,尤其后来更是全身都汗湿了,该好好洗个澡吧!山里头好..好容易变冷,要是

..要是是受凉了,那可不好。」


  看着小书僮抓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木架子,七手八脚地装起个简单的屏风,孙香吟心

中一阵甜意流过,她伸出雪白无瑕的纤手,向拭着汗的小书僮招了招。


  「我...哎..我..我有点走..走不过去..腿还软着..你..唔..麻烦

..麻烦你过来..扶我一下,好不好?」


  小书僮红着脸,隔着薄被扶着她,不去看孙香吟遮不住的白嫩玉腿上,一丝稠液殷红

正慢慢地下滑,他心跳得好快,才将孙香吟扶入屏风之后,就忙不叠地跑了出来,将一件

粉红色衣物递入屏风后面。


  「神仙姐姐..你..你的衣服,我从你的包 里面找到的,对不起..我..我知

道不该乱翻你的东西...」


  「没..没关係的,」看着男人的手抓着自已的抹胸孙香吟也脸红了,看来破身之后

自己真的变了,竟然这幺容易脸红呢!


  「倒是..倒是我在床上的衣裳..可别丢了..」


  「这样好吗?都弄髒了..哎呀!神仙姐姐,怎幺有血?你受伤了吗?哪里有药?好

大一滩血,你一定伤的很重...」


  「不..没什幺伤」想到该说清楚了,孙香吟连声音也小了,真是完全想像不到,以

冷艳出名的自己,也会用这幺如柔的声音和男说话呀!


   「只要是女孩子..头一次和男人发生关係,就会留下落红,成为女孩子贞洁的表

记..昨天事情急迫,我临时找不到什幺白巾之类的,不得已只好..只好用衣裳来代替

。」


  「那红色代表着我贞洁的身子已经给你了,再不会给第二个男人,所以..所以那对

我来说..很..很重要的...」


  「是...是吗...」小书僮的声音也变小了。


  「师父跟我说过..他教我的是什幺採补之术..说我是天生适合练这种功夫的人,

虽然这功夫很..很邪门..可是只要我对发生关係的女孩子负责,就没关係...神仙

姐姐,只要你愿意,我会负责的,告诉我要怎幺负责,我一定会做到!」


  「就..就是要娶我..这样而已...」说到终身之事,孙香吟的声音更小了,本

来以她的性子,就算他事后不肯负责,当做事急从权,孙香吟也不会勉强他,但这小书僮

实在好容易羞怯,【不让他负责】这幺重的话,孙香吟实在不敢说出口。


  「做了昨夜的事..我们就是夫妻了,你不要再叫我神仙姐姐,好彆扭..我名叫孙

香吟,叫我香吟就好了...」


  「不要..神仙姐姐是这幺美..我要一直叫你神仙姐姐..」小书僮的声音已贴上

了屏风,孙香吟差点以为他要偷看,不禁整个人都缩进桶里去。水温很适中,不像表面上

看来的烫,看来他在搬进来之前,是好好试过温度的。


   「我..我昨天晚上..好舒服..神仙姐姐你呢?你后来好..好像好难受的样

子,叫得那幺尖又那幺好听,我..我一时忍不住..做得太过份了..否则神仙姐姐你

不会到今天还那幺痛,都不能走路...」


  「嗯..」孙香吟慢慢地搓洗着身子,奖昨夜的战绩给洗去,小书僮的大阳具真是好

可怕,她到现在还感到体内火辣辣的痛。


  原来他练过採补之术,怪不得会这幺厉害,孙香吟试着运了运功,自己的功力却没有

弱上多少,反而感觉更丰润了些。


  孙香吟这才想到,她一直想的都是自已的感觉,破瓜的疼痛是那幺难耐,洩阴的感觉

又那幺爽,却不知他究竟是怎幺样的舒服?「好..好夫君..你...你告诉我好不好

..你是怎幺样的舒服..香吟好想听...」


  「这幺..这个...」似是寻思了好久,小书僮这才说出口。


  「神仙姐姐你的穴儿好窄好紧,可是里面又柔软又温暖,夹得我好舒服,我干神仙姐

姐你的小穴儿干得舒服死了..后来我也..身上麻麻酸酸的..忍不住也射了..可是

神仙姐姐的小穴感觉好棒,我忍不住又硬起来,再次弄着..真的好棒好棒..神仙姐姐

,我们..我们可不可以再...再做像昨晚的事情?」


  「当..当然可以..」孙香吟不禁神住,不只他舒服,她也被插得好爽呀!可是今

晚不行..好夫君,不是香吟胆敢拒绝你,实在你昨晚太厉害..香吟才刚破身,里面被

你干得又爽又痛...好夫君让香吟休息一晚,一晚就好...」


  「神仙姐姐说...就好...」


  「夫君..」孙香吟这才发现糟糕,她的包 内只有换洗的抹胸,外衣可是一件也没

有了,偏偏自己的外衣昨夜又用掉,承受着自己贞洁的证明,这下可怎幺办才好?


  「香吟...香吟没衣裳了...」

  「我去找过,这边没几件女裳,而且都太..太俗艳了..」小书僮递了进来一件衣

裳,孙香吟一看就皱眉了,这种衣裳不是为了蔽体用的,又贴身又短,穿上反而使女体曲

线毕露,更容易引起男人的想入非非,想来是这儿的山贼为了淩辱女子而备的,就算山里

头没其他人在,她岂能穿着这种暴露衣裳?


  「先穿我们公子的衣裳,好不好?啊!对了,我们公子要去探他表妹,还带了几件衣

裙去给他,神仙姐姐试试大小,或许可以暂用。」


  美人浴罢香氛旖,何况孙香吟又是美女中的美女,褪去了外面的冰冷,她娇娇地倚在

小书僮的身上,坐到桌边去,小书僮早已备好了餐点,也真难为他準备这些。


  看着小书僮慢慢向外走,孙香吟伸手牵住了他,「一起吃吧!你昨夜..昨夜也消耗

了不少,该饿了。」


  「不...不了,等神仙姐姐你吃完,我再吃吧!」


  「那可不行..你是香吟的夫君,你如果不吃,香吟也不敢吃了..算是神仙姐姐求

求你好不好?」


  「那我就坐下来了。」受宠若惊的小书僮坐到了孙香吟身边,孙香吟几乎整个人都软

到了他身上,撒娇撒嗲地让他餵着,虽然有点儿做作,却也代表了孙香吟千依百顺的女儿

家心意,小书僮可从来没有吃的这幺舒服过。


  吃完了晚了的午饭,孙香吟挨紧了小书僮,他身上还是凉凉的, 看来找到柴火后,

放下了心事,在旁边溪中灌洗过的他,还没从那冰冷的水温中烣复过来,「好夫君,告訢

香吟好不好?你练的..採补之术,究竟是什幺玩意?香吟以后..以后还要和你敦伦,

尽做妻子的义务..总要知道该怎幺承受你的功夫。」


  「其实他没什幺,只是一些吸吮的功夫而已,而且我昨儿晚上太..太紧张了,什幺

功夫也没有用出来。」


  小书僮赧然地笑了笑,颤颤的伸手抱上了孙香吟的香肩,孙香吟不只没有推拒,还顺

势倒入小书僮怀中,赖着他倒到床上去了。


  「只是一些被师父训练得习惯了的动作而已,那些是习惯成自然了,神仙姐姐,你昨

夜的感觉又怎幺样?如果不好的话,我以后会尽量不用的,好不好?」


  「你尽量用好了,香吟...香吟被你用了之后...很舒服的...」


  孙香吟抚着他的脸,又爱又怜,他真是个温柔的好男孩子,虽然比自己还小个四五岁

,不过也不错了,「更何况你那幺..那幺大..如果不先对香吟用手段,香吟承受不了

你的..好夫君..对挑情的手法,你师父有没有教你?」


  「没有,他说我还学不到,怎幺了?」


  「这才麻烦,」孙香吟娇滴滴的说,她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身为女人的快乐,他可是真

真正正、一点都不留的征服了她。「你的那个..那幺大,香吟很难受得了,昨晚是因为

香吟中了淫毒,才能容纳得下..要是你不先用挑情的手段,以后夫妻敦伦的时候,香吟

可要怎幺办才好呢?」


  「这样好不好?」想了好久,小书僮才怯怯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反正今天晚上我

们不做夫妻敦伦的事情,神仙姐姐可不可以累一下,让我在你身上试一试看看用什幺调情

手段可以对神仙姐姐你生效?」


  羞得全身都热了起来,孙香吟怎幺也没有想到,他竟要用自己的内体当成试验品,来

学习对女孩子挑逗的手段,看来这几夜可不好挨了。她偷偷地望了望小书僮满怀期待的表

情,心中不自觉的温柔了起来,纤手微微拂过了披垂的秀髮,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决定

了她今后的命运。